墨时渊的刀尖并没有刺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,燕桃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轻呼着白气,半跪着张开双臂,伸手拦在楚锋寒和玉竹的上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墨时渊眼神淡漠,看不出丝毫感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桃鼓起勇气,怯怯道:“殿下,看在我给你祛除了寒毒的份上,能不能放过他们一马?”

        墨时渊盯着燕桃许久,薄唇缓缓勾起,不知是讥嘲,还是纯粹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两个由始至终都在利用你,你现在还要为他们求情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是一如既往,蠢得令人头疼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桃双眸泛起水雾,挡在空中的小手颤抖着,纤长而浓密的眼睫毛染上了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相信他们都是真心对我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也相信殿下,你聪明,强大,比其他想做皇帝的人厉害多了,只要殿下有心,绝对可以成为真正的明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桃殷切看着墨时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绝非为了救楚锋寒和玉竹才这么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墨时渊相处许久,她早已知道,在这个男人狠辣猖狂的表面下,隐藏着多么细腻温柔的灵魂。

        墨时渊凝视她,终于,慢慢放下了寒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,无论我给你多少机会,你都杀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桃愣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瞳孔逐渐缩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你早知道我也是来杀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会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明明伪装得那么完美。

        墨时渊收了刀,转身一步步踏雪离去:“算了,以后给你再多机会,你也不可能下得了手。趁我没改变主意,你还是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桃望着男人的背影在细雪中越来越朦胧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落下,扯着嗓子大声喊道:“殿下,你千万不能乱杀人了!要多留意镇国公府的七公子,呜呜呜,他,他有篡权夺位之心!还有那个唐潇潇,她在我二哥手下做事,野心也很大的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墨时渊头也没回的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桃抹着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身帮玉竹扶起重伤昏迷的楚锋寒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心痛,一定是因为……雪天太冷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把她的小心肝都给冻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靖笙二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帝由于长年病痛,主动退位休养,太子于十月登基。

        新帝手段如雷霆狠烈,削藩,削爵,将包括镇国公府在内的旧贵族驱逐出京都,提拔平民,朝野空气越发清明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有不少豪族暗中咒骂,但老百姓却觉得新帝挺不错的,他杀的人虽多,倒也没杀到无辜百姓头上来,治的都是那些鱼肉乡里的豪门大户,特别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恶人就需要有恶人来磨嘛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数年内,新帝民望极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皓月当空。

        群山环绕的太湖上,唯有一叶画舫缓缓游荡,幽静恍若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    玉竹抱着草药篮子走进船舱,就看见燕桃翻着白白的小肚皮躺在桌上,活像是一条吃撑了的小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,客人快来了,别用肚皮对着门口。”玉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燕桃眼皮都懒得抬一下,“正经人谁会大半夜过来看病啊,要么是江洋大盗,要么是杀手,我可不想医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医他们,哪来的银钱买好吃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让你哥哥多打几份工,反正年轻小伙子身强力壮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燕桃咸鱼翻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得明天才能回来呢。”玉竹放下草药篮子,一抬眼,便看见窗外隐隐现出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熟悉的煞气随着清风飘入船舱。

        玉竹不禁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男人的脚步声响起,燕桃登时跟弹簧似的坐了起来,一脸惊愕转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墨时渊微微一笑,“我的心疾唯独你有药,若你不想医,我就杀光你身边的人。”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