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熠低着头,眼睛微红,缓了一会,他抬起头看向灵溪问道:

  “你也是来找小雪的吗?”

  灵溪点了点头:“嗯,我打算先去小雪家问问情况。”

  说完,灵溪又补了一句:“你要一起去吗?”

  韩熠摇了摇头,说:“不了,我昨天去过了,我打算去其他地方找找线索。”

  “好,那我就先去小雪家了。拜拜。”

  “拜拜。”

  两人告别后,灵溪就去到了杜雪家。

  灵溪敲了敲门,来开门的是杜雪的母亲。

  杜母双眼通红,一看就是哭过了,不仅如此,整个人看上去还颓废不少。

  杜母看见灵溪,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对灵溪说:“是灵溪啊,你怎么来了,来,快进来坐。”

  灵溪进到客厅,视线四处看了一下,没有看到其他人,灵溪开口问道:“阿姨,杜叔叔呢?”

  杜母闻言,眼眶又红了,她抹了抹眼角,说道:“你杜叔叔啊,他去警察局去了,说是去问问失踪案有没有进展。”

  说着,眼泪又有些忍不住的流了出来。

  杜母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,对灵溪说:“你先坐着,阿姨去给你洗些水果。”

  然后不等灵溪说话就急匆匆的转身走了,一边走还一边抹着眼泪。

  灵溪看着杜母的背影,突然就知道了韩熠身上的违和感怎么来的的了。

  正常人听到女朋友失踪怎么说也会焦急担心颓废失眠啥的,但是韩熠身上完全看不出这种感觉,还是和平常一样精神,看到灵溪甚至还能笑着和她打招呼。

  而且没有眼袋没有黑眼圈,一看都没有因为女朋友失踪而担心得失眠的样子,有点太平静了。

  【宿主,你说这个失踪案会不会和韩熠有关?】读取完这个世界资料的系统又冒了出来,它知道了灵溪脑袋里想的内容,忍不住问道。

  “谁知道呢?”灵溪漫不经心的回答。

  虽然韩熠的表现很奇怪,但是他的身上并没有粘上什么奇怪的能量,还不能判定这件事和他有关。

  从进入这个小镇开始,灵溪就感应到这个小镇里残留着一种奇怪的能量,她暂时还不知道那些能量是什么,但是直接告诉她,这些能量和失踪案有关。

  杜雪家是三室一厅,杜家父母住一间,杜雪住一间,另一间弄成了书房。

  原主以前来杜雪家做客,有时候晚上不回家都是和杜雪一起睡的。

  灵溪走到杜雪得房间门口,抬手放到门把上,正准备打开门,就听到了有人按门铃的声音。

  杜母此时还在厨房,应该还在偷偷抹眼泪。

  没办法,灵溪只好暂时放弃进入杜雪的房间,先去开门。

  门外站着一名二十三四岁的男人,男人长着一双笑眼,但是脸上却没有过多的表情,不过即使这样,当他看着一个人的时候,也还是会觉得他是笑着的。

  灵溪皱着眉看着门外的男人,觉得这人有点眼熟,好像在哪见过。

  易君晓没想到能在这里看见灵溪,眼睛里闪过一丝意外,他微微弯了弯唇,笑意盈盈的说道:“灵溪,许久不见,别来无恙啊。”

  见这人认识自己,灵溪有点懵圈,但是她不能说自己不记得这个人,所以她微微点了点头,说:“许久不见。”

  正在灵溪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,杜母终于从厨房里出来了,手上还端着一个果盘。

  她的眼睛通红还有些肿,脸上还有些泪痕,一看就是刚刚哭过。

  杜雪看见灵溪现在门口,便朝门口看去,然后看见了还站在门外的易君晓。

  “啊,是君晓啊,你怎么也来了,站在门口干嘛?快进来坐。”

  灵溪见杜母认识这人,也不挡在门口了,直接转身往沙发走去。

  不过,君晓?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啊。

  灵溪一边往沙发走一遍回忆原主的记忆,就这么忽视了跟在她身后的易君晓朝她投来的打量的目光。

  等到灵溪在沙发上坐下,她才从原主的记忆中找到这个人。

  易君晓是原主的高中同学,不过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,原主虽然长得不错,不过因为父母去世的原因变得沉默寡言,也不怎么打扮自己,经常低着头,所以没有多少人真正的注意过原主的长相。

  不过易君晓就不一样了,易君晓是他们学校的校草,长得好成绩好性格也好,在学校很受欢迎。

  但是这和原主并没有什么关系,两个人的交集并没有多少,所以说,为什么这个人对原主的态度这么熟稔?

  真奇怪。

  想不通,灵溪就懒得去想了,该想到时总会想到的。

  灵溪看向杜母,问:“杜阿姨,小雪失踪那天,你有发现什么异常吗?”

  听到“小雪”两个字,杜母的眼泪差点又忍不住掉了下来,她微微仰着头眨了眨眼睛,把眼泪逼了下去,平复了一下心情,半晌,才回答道:

  “那天也没什么特殊的,还是和平时一样,我十点就睡了,然后一点的时候我起夜,发现小雪的房间里还有光线透出来,就打开门看了一下,发现她还在玩手机,就催了一下她,让她睡觉。

  她平时也总是熬夜玩手机,每次让她睡觉她也都不听,我也懒得劝,就回去睡觉了,结果我早上七点起来的时候,叫她起床,发现她的手机在床上,她人已经不见了。

  你们知道的,她的手机从来不离身,而且我睡眠浅,一点点声音都能把我吵醒,但是我昨晚上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,也没有她开门的声音。

  房间离得这么近,她如果开门出去我一定能听到声音的,但是我什么声音都没有听到,她就这么凭空消失了。”

  说完,杜母刚刚逼退的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
  她声音哽咽的说道:“你们可以去小雪的房间里看看,她的房间我没有动过,你们去看看,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,看看能不能把我的小雪找回来。”

  说着,杜母神色更加悲痛,有些泣不成声。

  对于这种情况灵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索性就让她自己在这哭吧,她先去杜雪的房间里找线索。

  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qg999.cc。笔趣阁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m.bqg999.cc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