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等九婴话音落地,烛龙的龙炎影像猛地放大,烛龙神情晦暗至极,愤怒的龙炎剧烈波动,恐怖气息令人心颤。

    九婴嗖的闪开很远,畏惧望着烛龙,眼珠子深处闪过一丝阴霾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烛龙恢复常态,冷冷扫了眼九婴,冷哼道:“你要是真怕了,算是本皇高看了你,本皇不强人所难,你现在便可离去,也省的还要费心思帮你复活。”

    九婴听到复活两字,十六只死气沉沉的眼珠子猛地放亮,紧接着就谄媚干笑:“呵呵,是臣不会说话,让陛下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虽无能了些,但是有陛下在,怎么可能怕个凡人。”不过,九婴眼角余光始终瞄着缥缈仙岛方向。

    随后,九婴转移话题:“陛下,臣听说鬼祖的巫鬼刀现世了,被个凡人所得,那个凡人不仅能使用巫鬼刀,似乎还得了鬼祖的传承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凡人别说得到鬼祖传承,用得了巫鬼刀,就是碰一下巫鬼刀都不可能,该不会鬼祖也幸存于世吧。”九婴一边慢慢说,一边观察烛龙,似乎想要看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烛龙深深看了九婴一眼,淡淡道:“巫鬼刀一事属实,鬼祖是否幸存,本皇还在核实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烛龙话锋一转,眼神冷冽,不无警告敲打:“凡人有句俗话说的很好,人要有自知之明,这话对神一样适用。”

    九婴浑身一颤,再次干笑谄媚:“陛下所言甚是,臣受教了。请陛下放心,臣属龙祖一脉,绝不会背祖忘宗。”“再者,臣想完全复活,离不开龙祖的神力,要是背叛陛下,那是自寻死路。对了,陛下,不知道龙祖可有消息?当然,要是臣问了不该问的,还请陛下息怒,就当臣没问

    过。”

    烛龙眯着眼睛看了九婴半晌:“龙祖的事情的确不是你该问的,你只需要记住当年龙祖的旨意,本皇的话就是他老人家的意思!”

    九婴连忙称是,不过低着的八个头颅,眼珠子不时转动,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烛龙盯着九婴看了好一会儿,才收回视线,再次凝视缥缈仙岛方向,沉吟道:“那个叫林昊的凡人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九婴听到林昊,浑身剧烈颤抖,怒不可遏:“那个蝼蚁凡人死定了,再让本尊遇到,定将其挫骨扬灰,魂飞魄散!”

    烛龙神情也有些异样,眼底闪过杀意,不过随后就压住,提高声音:“本皇是问你对这个凡人有什么看法!”九婴回过神后,装模作样请罪,迟疑了片刻,如同吞了死苍蝇般说:“不可否认,这个凡人无论是资质,还是悟性,都是凡人中的顶尖,一旦让其成长起来,不敢说能超越

    ……荒天他们,也会是个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种传闻,这个凡人是荒天复活的容器,臣认为可能性还是有的,陛下怎么看?”

    烛龙听到荒天,浑身微颤,神情再次晦暗,难掩怒火:“蝼蚁终归是蝼蚁,强壮的蝼蚁还是蝼蚁,有什么可看的!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烛龙压下怒火,道出真相:“这个传闻是本皇让人放出去的,一则是为了铲除麻烦,二则是钓鱼,看看当年那几个蝼蚁,有没有残存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歪打正着,真是如此,他到现在还没现身,只有一个解释,就是这个凡人还无法承载其力量,也就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“哼,要不了多久,本皇就复原了,到那时,荒天复活了正好,本皇就让他再死一次!”

    烛龙扭头看向九婴:“本皇想问的是,你觉得这个凡人,有没有可能是天命之子?”

    “天命之子?”九婴大声惊问,八个头颅神情飞速变化,眼珠子转动的更快了,“……天命之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资质悟性顶尖,开挂般的人生,一呼百应,问鼎天下,听说还得了山河社稷图,这么看起来,还真有些像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过,这兔崽子不仅是荒天的传人,更魔功大成,被现今蓬莱视为魔头,完全不是天命所归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九婴望向烛龙:“陛下可有什么佐证?”它眼角望向缥缈仙岛的余光散发着热切。

    “本来,本皇也认为不可能,听到这个凡人得到了山河社稷图,才有此怀疑。”烛龙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虽说本皇本体和其接触过,但没有亲眼见到,不知其是否被山河社稷图认主,也就不好判断。”

    烛龙看了眼九婴,接着说:“你也明白,天命之子对我们的重要性,除了这个林昊,凡是有可能是的,宁可错抓,绝不放过!”

    “陛下放心,臣会亲力亲办。”九婴前所未有的爽快,眼神热切望着缥缈仙岛,“那兔崽子现在在里面,今天正好将其连汤谷一起拿下,臣只等陛下一声令下。”

    烛龙深深看了九婴一眼,不久前还讨价还价,现在就这么积极了,张口闭口必称臣,不过也在其预料之中:“等那小子自己出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缥缈仙岛外,经过短暂停战,双方见天地虽异,但再无变化,很快再次大战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汤谷,天地恢复平静,皓月当空,星辰璀璨,月华星光流转,仿佛瞬间进入黑夜,异常的冷清。

    此时,小羲一身蓝衣,肩膀上的金乌已经化为拟人卷轴。

    不同于李若雨单纯的震惊,林昊恍然明悟,蓝衣小羲和白衣小羲是小羲的两个不同人格,对应传说中的月神和日神。

    蓝衣小羲和白衣小羲初进汤谷一样,望着熟悉的家园,神伤追忆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了多久,蓝衣小羲收敛心神,神情冰冷望向林昊两人,直言道:“当年,我重伤垂死,寄居山河社稷图中,才得以保存灵魂,但因伤太重,神识一分为二……”

    林昊这才完全明白,小羲不是一直如此,听闻其遭遇,纵是已化魔,还是心生一叹。“有个办法,不仅能让冥天那个后人早日突破,也能让你助其他人快速突破。”蓝衣小羲告诉林昊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